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 32 章

赵集在对上苏纨清的视线之后,他选择避开苏纨清的视线,反而看向阿执。

“拿下妖妇!”赵集再次下令道。

“谁都不许动她!”苏纨清在赵集转移视线之后,意识到阿执或许是对的,赵集似乎并不想放过阿执,苏纨清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阿执,所以把阿执护在身后,和来势汹汹的重将士对峙着。

一旁围在她们周围的将士迟疑的看向赵集,谁都知道苏大夫是皇上复位的第一功臣,还是皇上的心上人。

赵集对一旁的心腹使了个眼色,亲信马上领会。

“苏大夫被妖妇迷惑,苏大夫多有得罪了。”说着那亲信极快的速度靠近苏纨清,点了苏纨清身上的昏迷穴位,苏纨清马上昏迷了过去了。

“你还是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既然放不下何必折腾这么一大圈呢?我能得我所求一切,说来,还多亏你成全。”阿执充满不舍的看了苏纨清一眼之后,嘲讽的对赵集说道。

“你占着几分姿色,蛊惑汉王谋反也就罢了,竟然还将汉王玩弄与股掌之间,胡作非为,祸害天下,我不治你的罪,难平天下之愤!”赵集义正言辞的说道。

“这些罪我全认了,要杀要剐,你请便。”阿执语气十分轻佻说道,对自己的生死全然不在意。

阿执轻蔑的态度,再次激怒了赵集。

“你真当朕不敢杀你吗?”赵集怒极质问道。

“不,恰恰相反,你一定会杀我,天下容不下我,你更容不下我。”阿执语气肯定的说道。

“你死,是天下人的意愿,我相信深明大义的阿纨会理解我的。”赵集这话虽对着阿执说,但是更多是说服自己。

“你大可试试。”阿执语气依旧轻佻,她知道赵集一定会敢在阿清醒来之前弄死自己,免得生变。

“念在阿纨的情面上,我留你一个全尸!”赵集对阿执冷酷的说道。

阿执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

当着重将士的面,赵集赐了一杯毒酒给阿执。

阿执接过毒酒,最后看了一眼昏迷在一旁卧榻上的苏纨清,其实她还是怕死的,怕以后再也都不看到阿清了,在临死之前,那种不舍尤为强烈。她想,阿清醒来应该会为自己难过吧,本来她人生就没有太多可留恋的人和事,阿清是意外闯入她人生的。无论阿清是将她一世记在心里,还是继续了无牵挂的去修她自己的道,这样的结果对自己来说,都是最好的,想到这里,阿执把含有剧毒的毒酒一饮而尽。

很快的阿执就倒在了地上,赵集的亲信去验了阿执的尸体,以确定鼻尖再无半点气息。

在阿执死了之后,赵集便让人把汉王赵奕押了出来。

这时候的赵奕蛊毒清掉了许多,神智虽然恢复的大半,但是还不能说话,他在看到倒在地上的阿执,情绪异常激动的摇头,甚至怒视赵集。

“我给过你机会,你是搞砸了这一切。”赵集居高临下的看着赵奕,对赵奕无比失望的说道。

赵奕看着赵集,并没有太大反应,成者王,败者贼,他没什么好说的。

“汉王赵奕受妖妃蛊惑,迫害君上,让皇上流落民间,并伪造诏书,谋朝篡位,助纣为虐,即日起贬为庶民,幽禁于京城汉王府内,终生不得外出。”赵集选择杀了阿执,却放赵奕一条生路。

苏纨清醒来瞬间,看到的是守在床塌旁边的赵集。

“阿执呢?”苏纨清紧张的问一旁的赵集,她现在只想看到阿执,要确保阿执安然无恙!

赵集没有马上回答,他能感觉到,对谁都和善,对谁感情都寡淡的苏纨清对阿执已然和所有人都不同。赵集不明白,自己爱了她那么久,无论对她有多好,都得不到她半点回应,他宁愿她这一世都爱不上任何人,也不愿意看到她把别人在心里,他不甘心!特别是那个人连好人都算不上,只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玩弄心计的女人!

“阿执呢?”苏纨清再次提高音量质问道。

“阿执所作恶事太多,为天下所不容,她必须死,也已经死了。”赵集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可能,她不会有事的,我给她算过命,她虽然命中孤克很重,但是她命寿很长的,你骗我对不对,你答应我不杀她的,她一定会没事的……”苏纨清不相信阿执已经死了,以前她给阿执算过命的,阿执岁寿要比自己还要长,所以她也相信一切之后,阿执能安好的活着。

苏纨清抓着赵集的身体,死命的摇晃着,拼命的说着,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云淡风轻淡定和自若。

“她不容于天下,非死不可!”赵集语气毫无起伏的又说了一遍了。

苏纨清突然冷静了下来,看着赵集,她突然发现这个自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男人竟然变得如此陌生,那一张平日温和容颜,此刻却显得如此冷酷。

“她是不容于于天下,却不是非死不可的,是你不容于她,她才非死不可!”苏纨清在这一刻才知道为何阿执在知道自己帮赵集复位后,认定自己会非死不可,苏纨清在认清现实之后,痛楚的闭上了眼睛,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了下来。自己还说会护她周全,如今成了害死她的罪魁祸首。

“阿纨,你听我说……”赵集怕苏纨清责怪自己,还想为自己辩驳些什么,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他确实容不下阿执,他并不后悔杀了阿执。

“她在哪里,我要去看看她。”苏纨清语气异常平静的对赵集说道。

赵集对身边的太监使了个眼色,那太监便带苏纨清去了停发阿执尸体的房间。

苏纨清在看到阿执尸体之前,还是新存那微许的侥幸,可是看着毫无血色,身体冰冷无比的阿执,那一抹的侥幸彻底被杀死了。苏纨清伸手摸向阿执的脸,阿执嘴角还有一抹那乌黑的血迹,那黑血已经干了,她用自己的袖子替阿执把嘴角的血迹擦了干净,那张依旧美丽的容颜,昨夜还耳语厮磨,如今却像一个毫无人气的泥瓷娃娃一般躺在这里了。

本来作为大夫,苏纨清早就看淡了生死,但是看着死去的阿执,苏纨清感到自己心如刀割,不舍、伤心、愧疚、自责、绝望和痛苦,太多太多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那一颗一向洒脱,淡薄的心,这一刻,好似困兽一般,困在这些负面情绪之中,难以自拔。

她看着阿执,她觉得自己已经害了阿执,却不能再负她,我她定会信守承诺,不会再离开她身边。苏纨清抱起阿执的身体,往外走,她想带阿执回村子安葬,自己余生都不会再离开那个村子。

苏纨清抱着阿执的身体往外走,没有人敢拦她,只是马上回去禀报赵集。

赵集马上追了出来,命人拦下了苏纨清。

“你要去哪?”赵集问道。

“离开这里。”苏纨清平淡的回答道。

“你不能离开,朕不允许你离开,阿执能留下你,朕也能留下你。”如果自己一早就像阿执那般,执意留她,就不会让阿执有机可乘。

苏纨清没有搭理赵集,只是继续往前走,就像当初她不恨阿执那般,她也不恨赵集,她欠赵集的情债,阿执已经替自己偿清了,她和赵集之间已然是陌路人,再无瓜葛。

“朕是皇帝,朕若不让你走,你一步都离不得这里!”看着苏纨清并不搭理自己,赵集,所以心慌无比,他感觉到苏纨清的决绝,慌乱之下他朝苏纨清大喊道。

“我答应过阿执,日后都会和她在一起,你不让我离开这里,我便陪她一起死,也算是信守承诺。”苏纨清对赵集依旧很平静的说道。

“你苏家上下两百多号人的性命,你也不管不顾了吗?”赵集不惜用苏纨清的家人性命威胁苏纨清。

苏纨清并不受威胁的继续抱着阿执的身体往前走,但是前面的侍卫还是拦住了她。

就像赵集说的,只要他不允许,苏纨清就无法离开这个皇宫,苏纨清再次被赵集软禁在宫中。

苏纨清不再开口说话,不吃不喝,就算赵集请来任何人,都无法让苏纨清开口说话和进食。

赵集把苏纨清的师傅给请来了。

“国师,阿纨怪我,不愿说话,也不愿禁食,你帮我好好劝劝她,你是她师傅,她定会听你的。”赵集实在拿苏纨清没有办法,只能求助于自己的国师,更是苏纨清的敬重的师父。

“随她去吧,她若困死于宫中,便是她的命宿。”天机子摇头说道。

“混账,你总是拿套那宿命论搪塞朕,她若什么三长两短,朕定饶不论你!”赵集震怒的说道。

“能成全她的人,是皇上,解铃还须系铃人。贫道来宫中,只为了处置妖后的尸体二来,那妖后为天煞孤星转世,凶险异常,此世不为祸,来世便会变本加厉报复于国君,到时候社稷危矣,天下必乱。我需作法,化她怨气。”天机子面色凝重的说道。

“那妖妇,之前所作所为还不算为祸吗?”赵集冷哼说道。

“尚不能算大祸,下次再出,必为乱世祸水。”说来这一世,没有酿成大祸,还亏纨清机缘巧合之下为她种下善缘,才解了苍生之苦。

“朕不信她能把这个天下翻腾出什么来。”赵集不以为然的说道。

“既她已死,自然不能再生事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只当贫道多事。”天机子说道。

赵集想到阿执一个乡野村妇,却也当了一阵的妖后,心里还是有些忌惮的。

“那就随你处置吧。”赵集同意把阿执的尸体交给天机子。

天机子带走阿执的尸体,不知运往何处。说来也奇怪,阿执的已死三天三夜了,阿执的身体不见发臭,也不见腐烂。天机子看着这具异于常人的尸体,不断摇头,心中一时也难以决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