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七十三章:又见顾笙南

  周三晚上6点何君酌准时来到我的公寓楼下接我,那天我穿了件黑色露肩小洋装,何君酌绅士的替我拉开车门,我朝他莞尔一笑后弯腰钻进了车内。

  我在车内看着何君酌绕过车头拉开车门来到驾驶座,他朝我礼貌的微笑。

  “你今天很漂亮”他上下的打量我一翻后看着我夸奖道。

  “谢谢,你今天也和那天一样帅!”我看着何君酌也夸赞道。

  “那天分手后,我见到表哥和他说起了你,他居然还记得你,你知道吗?这让我很惊讶!”何君酌一边开车一边一脸吃惊的看着我说道,好像被顾笙南记住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被你表哥记住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吗?”我一脸茫茫然的看着何君酌。

  “是的,让人不仅吃惊也很奇怪!”何君酌继续说道。

  “为什么?”

  “我表哥怎么说呢?他很少接触女孩子,他身边接触最多的也就是他的秘书,我们都以为他是喜欢人家才把人家留在身边的,为此我们家人还去调查了他的那个女秘书,谁知道人家已经跟别人结婚了!好尴尬啊!而且他对女孩子没什么记忆。”

  “所以呢?”我还是不明所以。

  “所以,我就很奇怪啊,他身边围绕的女孩子不少,但**都能把人家的名字给记错,唯独你!你的名字和本人,他没有记错,甚至还记得很清楚。”何君酌一脸的笃定,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

  “可能我当时太丢人了吧,以至于让你表哥对我那么的记忆犹新!”当时的我真的是我最丢脸的时刻,不远**的来找抛弃我的男人,完了人没找到不说,还差点把自己给丢在洛阳,估计像顾笙南这样成功的企业家很少遇到这样的事情吧?所以他才会对我记忆犹新。

  “那到不知道,反正他是记住你了!”何君酌一脸的八卦脸看着我。

  行吧,随他怎么想,我和顾笙南是不可能的事,我也不想在这不可能的事情上浪费口舌。

  何君酌看我不说话,以为我是不好意思了忙说道“哎呀,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而已,要不一会吃饭的时候你帮我问问我表哥,看他怎么回答?”

  看着何君酌一脸戏谑的表情,我都想凑他,要不是看在他开车的份上我想我此刻可能一脚就上去了。

  “开你的车吧!”我白了一眼何君酌,之后我就没有再说话了。

  我摇下车窗看着外面的洛阳夜城,微风徐徐的吹在脸上,我轻轻的闭上眼睛,感受这美好的夜晚。

  “怎么样?喜欢我们这座城市吗?”就在我还在瞎想中的时候,何君酌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我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他说道“挺喜欢的,洛阳属于慢节奏生活的城市,这座城市的生活很安逸,也是因为安逸才能让人放慢脚步去想明白很多事情。”

  “所以,你想明白了吗?”何君酌戏谑的说道。

  我朝何君酌莞尔一笑,我还是很喜欢过去那个高冷的何君酌,至少没现在这么多话。

  “好吧,不愿意说就不说吧!”何君酌见我不理他,他朝我耸了耸肩尴尬的说道。

  在我和何君酌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中,车子来到了一家饭店门口。

  我下车抬头看了看饭店的名字“真不同”,我认真的看着这三个名字,在心里默默的念着。

  “没来过这吧?”何君酌看着我一脸好奇的样子得意的说道。

  别说,在洛阳生活了也有2年了吧?我还真没来过这。

  我朝何君酌摇摇头。

  “这家的水席可是在洛阳乃至全国都出了名的!”何君酌一脸自豪的说道。

  “水席我知道,可是它为什么叫真不同啊?”我看着何君酌问道。

  “真不同饭店创始于清朝末年,已有百余年历史。其前身是“于记饭铺”,后更名为“新盛长”,1947年10月更名为“真不同饭店。真不同“洛阳水席”与“龙门石窟”、“洛阳牡丹”并称为“洛阳三绝”, 28年6月还荣登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民间更甚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不进真不同,未到洛阳城”。”何君酌看着面前真不同的匾额向我解释道。

  “所以它为什么叫真不同呢?”我继续问道。

  “可能想表达真的不同的意思吧!”何君酌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装作很明白的样子说道。

  呵呵~原来你也不知道,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后就朝饭店里面走去了。

  迎宾看到我亲切的问道“女士请问您几位?”

  我朝身后的何君酌看了一眼,何君酌快步走到我跟前来,然后看着迎宾说道“三位,已经有一位到了,他姓顾!”

  什么?顾笙南已经到了?我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腕表,幸好我们没有到晚。

  我们随着服务员的指引来到了,位于二楼最里面的一个包间的门口,何君酌推开门,我站在他的身后并未看到里面的情况,但听他爽朗的笑声我便知没有走错,顾笙南已经坐在里面了。

  “呀,你今天怎么到的这么早啊?公司不忙了吗?”何君酌边走边说道。

  我紧跟身后走进了包房,错过何君酌的身影我看到顾笙南坐在饭桌旁其中的一个座位上。

  他还是和那次我见他时一样,梳着大背头,头发同样抹的油光发亮,一身得体的西装,举手投足之间给人一种很沉稳的感觉。

  我俩相视一笑后,他转眼看着何君酌缓缓的说道“今天下午去刘总的公司谈合作,之后没什么事情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

  “谈的怎么样了?他签了吗?”何君酌解开西装上衣的扣子然后坐到了椅子上,同时他也招呼我坐下来。

  “当然了,赚钱的事情谁会不乐意呢?他看了看合同我俩没说多少,他就签了。”顾笙南一脸自信的看着面前的何君酌说道。

  “那可要恭喜你了,又拿下一个项目。”何君酌朝顾笙南竖了一个大拇指。

  “对了,这是梁静子我同学,这是我表哥顾笙南,你俩在5年前都见过了,彼此也都认识了,没想到5年后我们又在洛阳相聚。”何君酌向我和顾笙南相互简单的介绍道。

  “恩,我当然记得了,当时多亏了顾总,要不然我连北京都回不去了,真的很感谢。”我看着对面的顾笙南说道。

  “不用谢,当时也跟你说过,你是君酌的同学,既然来洛阳了,有困难我们岂有不帮之理呢?”顾笙南朝我礼貌的笑笑说道。

  “但还是要感谢啊,本来刚到洛阳的时候就想请您吃饭聊表谢意的,但因为种种的原因没能当面向您道谢。这次和何君酌偶遇后我想着一定要来好好的谢谢您。”

  “我听君酌说你来洛阳了,欢迎你来洛阳。”

  “谢谢!”我看着顾笙南颔首低眉,莞尔一笑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