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6章 内应

辕涛涂离开之后,姬郑向申生询问道:“虞君可知道这位陈大夫?”

“听说过一些”申生疑惑道:“怎么,太子对此人有兴趣?”

姬郑摇了摇头,“吾只是有些不解,这陈大夫未免太……”

“太热心了些是吧?”申生接过话茬,说道:“此事,并不奇怪。”

“哦,虞君有何赐教?”

“赐教不敢当,吾走南闯北,对列国之间的事多少了解一些。这陈大夫辕涛涂乃陈国公族,与郑大夫申侯有嫌隙。”

姬郑疑惑道:“既然有嫌隙,为何还要如此帮助申侯?”

申生冷笑道:“这岂是帮助申侯?分明是想置申侯于死地?”

“虎牢曾经乃是王室之地,虎牢的重要程度想必不需要臣再多言,郑国自武公取虎牢以来,虎牢之地可曾封于他人?即使以宗室之尊,也不可得居虎牢,申侯得虎牢,本非郑伯本意,乃齐侯强请之故也。郑伯予申侯虎牢,心内必然十分不悦,今辕涛涂又请太子允许,使申侯得以大筑其城,太子若是郑伯,太子会如何想?必然以为申侯有不测之心罢!”

姬郑严肃的点了点头,道:“然也!”

“不过,申侯和辕涛涂有什么嫌隙,竟让辕涛涂非要置其于死地不可?”

“此事还要从去岁伐楚之役说起……”

申生把辕涛涂和申侯结怨的过程娓娓道来。

就在申生向姬郑解释辕涛涂和申侯结怨的原因之时,辕涛涂又先后求见其他几国诸侯,为申侯加固虎牢的事情呕心沥血。

之后,辕涛涂回到陈国行辕中,让人偷偷把郑大夫孔叔给请了过来。

历史上辕涛涂坑死申侯,若是在郑国国内没有内应,那怎么可能?

毫无疑问,孔叔等人,即所谓的郑国三良,孔氏、泄氏、子人氏是辕涛涂在郑国的内应。

郑国国内此时大致分成两派,一是亲齐派,以郑国三良为首,二是亲楚派,以申侯为首。

申侯原来是楚国大夫,凭借着一张巧嘴,甚得楚文王的宠信,楚文王死之前,怕国中大臣不能容申侯,于是赐给申侯财宝,让他出奔到他国,申侯跑到郑国,事郑厉公,同样得到了郑厉公的宠信,很快在郑国站稳了脚跟。

因为申侯出自楚国,和之前的楚国诸大夫还有联系,每当楚国有需要的时候,总会联系申侯,让他影响郑国的决策,或者暗送一些情报给楚国。

申侯这个人又贪,所以,很快便成了楚国在郑国的间谍。

郑国三良和申侯的矛盾基本上是不可调和的。

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朋友的理念,辕涛涂和孔叔自然很容易组成共同对付申侯的攻守联盟。

更别谈,他们其实早就已经认识了,而现在共同对付申侯,让他们更加志同道合。

没过多久,辕涛涂和孔叔相见,寒暄一二之后,孔叔开口问道:“如何?”

辕涛涂笑道:“齐侯已经许诺,其他诸侯岂有不应之理?唯王太子既不允诺,也不反对。”

“此事无伤大雅……”孔叔说,“若王太子轻易插手列国之事,诸侯心中必然有芥蒂,王太子只要不出言反对即可,何必多求?”

“大夫之言甚是……”辕涛涂笑了笑,而后迟疑了片刻,接着说道:“大夫可曾听闻一虞跃的秦国商人?”

“未曾……”孔叔疑惑道:“怎么了?”

“倒也没什么……”辕涛涂道:“只是此人竟然能代太子答问,我入见时,王子遇我在其之下,我退而问王子左右,左右言此人乃秦国大商人,是以,吾心中有些疑惑罢了!”

此时除楚国外,列国皆以右为尊,辕涛涂入见的时候,申生在姬郑的右下首,辕涛涂在左下首。

姬郑对“虞跃”这位商人的看重在他这位陈国卿士之上,辕涛涂心里多少都有一些不舒服的,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主要是申生是个年轻的生面孔,要不然他也不会向姬郑左右询问。

孔叔闻言,心中也暗暗记下这位叫做虞跃的大商人,准备等下离开陈国行辕后,向其他人询问一番。

毕竟能代姬郑答问的人,绝不简单,肯定有其过人之处,至少也算是姬郑的心腹,这样的人多少还是需要结交一番的。

不为其他的,多少能在姬郑那里得个善缘。

周王室虽然不复当年之威,但是大义的名分还是很管用的,像齐桓公拼了老命的支持姬郑,不就是为了能够得到王室大义名分的加持吗?

孔叔本来就是属于旧贵族中的一员,他之所以是郑国国内的亲齐派,一来是耻于诸夏贵胄竟然与荆蛮为伍,二来则是齐国的尊王口号符合孔叔一贯接受的正统教育。

旧贵族在此时的影响力还是极大的,不然,管仲何必提出所谓的尊王?

王室的大义名分之所以管用,说到底是由这些旧氏贵族一起撑起来的。

像战国时期,列国都甩开周王室各行其是,王室的大义名分还有个屁用。

只要周王室或者说周公构筑的价值观还在,周王室就能够继续苟延残喘的活着。

所以,后来的百家争鸣实际上是在思想价值层面上把周王室送上断头台的。

当然了,这些都扯远了。

不过,申生确实已经进入了辕涛涂和孔叔的视线之中。

孔叔道:“只要此人不会阻碍我们的计划,就没必要放在心上,申侯已经入网,当务之急是拉近网绳,把申侯死死的锁在网中,此次一定要让申侯魂丧黄泉。”

辕涛涂笑道:“不意大夫竟然如此憎恨申侯,大夫安心,此次你我合力,必定不使申侯逃出网中。申侯为人贪婪,贪则无亲,无亲则势孤,申侯得虎牢又失上国贤君之爱,亡可立而待也!”

“话虽如此,不过却也不能大意……”孔叔严肃的说道:“莫要忘了,申侯曾经乃是楚臣,甚得楚先君之爱,楚先君虽死,然楚国群臣俱有申侯有旧,不可不防!”

辕涛涂严肃的点点头,“此事只要不走露风声,楚远,杀申侯之后,楚亦无如之何?”

“然也,所以此事务必要小心,谨防泄密。”孔叔道。

……

ps:这一章改了好长时间,可能是状态不太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