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16章

  伴随着一阵水声,余光感觉到有人往这边来了,一扭头,便看见白笙气冲冲的从白露手里抢走了水壶,还有那张手帕。

  “笙儿!”风莫厉声喝道,很自然的挡在白露面前,生怕白笙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

  师父最是疼爱自己,而这一刻,却好像他的徒弟已经从她变成了他身后的那个姑娘,白笙有些不甘心,不,是大大的不甘心。凭什么,凭什么白露和师父不过是见了几面就要试图颠覆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不,她不会允许事情这般发展的!

  “这是我的东西!”白笙将手里的水壶和手帕高高扬起,语气极为严肃。

  水壶和手帕确实是她的,风莫怎会不知,和曾经没收的那本《漫漫谷》一样,全是她从民间收来的。

  风莫不知她说这话是何用意,僵持半晌,只道,“没人说这不是你的。”

  听闻这话,白笙差点没气出内伤,直指着风莫“你,你,你”的愣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其实,她想说,“这是我的东西,不许你给别的女人用!”

  她想说,“她不过是你见过几面的女人,不准你对她那么好!”

  她还想说,“师父,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我们回去,回到不离山上去好不好!”

  可是,这些话,她只想对风莫一个人说,她不想让旁人听了去。

  白露看她满面纠结,同风莫又两相僵持,索性从后面绕了出来。

  “想必白笙姑娘是吃醋了吧,”说着,掩面一笑,望向风莫,“你这徒弟好生有趣!”

  此时的白笙渐渐红了耳根。突然被人道破了心思,她顿时就像一条无处遁形的泥鳅,无处可钻,只能挺直了身子,装死。瞥一眼一旁的风莫,她忙又撤回视线,双手不停的弄绞着,一副含羞却又不肯承认的闹了饥荒,你的口粮也得全数让出!”

  大爱无私?

  心之所善?

  这些,白笙岂会不知,可在她心里,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况且,她也没有师父那么大的胸怀,能容纳一切,能无私到底。闹饥荒?若真有那么一天,她想,她才不会傻到将自己的口粮给旁人,除非,那人是师父!

  从田间踉踉跄跄跑开,白笙几次都差点跌倒。

  回去的途中,她遇到白剑。白家良田数亩,还都不是集中在一个地方,因此,每逢插秧,都是白露和她爹一组,白剑和他娘一组,分开行事。

  这会儿遇到也纯属凑巧,白剑是要回家再灌一壶水到田间,里头的水早就喝完了,他爹也早就口渴了,奈何那一亩田还是没能在吃饭前赶完,就只好让儿子走上一遭。

  “白笙!”白剑同白笙同岁,一直对她直呼名讳。他手拿一个大大的水壶晃了晃,看着白笙手里的东西问道,“我回去拿水,你也是吗?”

  没来由的,他显得格外高兴,与白笙并肩而行,时不时瞥一眼她,笑得灿烂,浑然不觉身旁之人的不快。

  白笙虽和他同岁,个头却不及他高,在这个男人个个身强体壮的村落里,白剑简直就是个异类,他高且瘦,因为小时候经常生重病,导致一直面黄肌瘦,脸上没一点血色,村里的老人都说来。

  “白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见白笙一动不动,只好搁在桌上,问道,“你怎么好像不高兴?”

  白笙不禁被他逗笑了,在路上都能感觉到的事,现在才发问,反射弧可真长!

  白剑不明所以,摸摸瘦长的脑袋,也跟着笑了起来。临走时,他特意叮嘱白笙不要去夏集村,说是听人说那儿在闹瘟疫。

  “瘟疫?瘟疫是什么?”

  “那个可沾不得,听说沾了就要**的,传染速度极快!”

  白笙听他说完,一盏茶也“咕噜咕噜”喝到见了底,只是,她不太肯定白剑所说的。夏集村就在桐乡村下面,只不过中间隔着一条黑水湖,若所说为真,那不早就传过来了。

  “我都是听王傻子说的……”

  “他的话你也信啊!”白笙看着白剑不停挠头的样子,简直拿他没辙,只能推着他出屋,“快去快去,你阿爹该渴坏了!”白剑这才想起自己的老阿爹,一拍脑门儿,跑的飞快,边跑边扭头冲白笙“嘿嘿”笑

  白笙刚要关门,就听见一阵口齿不清的声音,伴随着神经兮兮的笑声一齐传了过来,随即,门就被人推了开来,白笙关门的手一松,那人就撞倒跌坐进了院子里。

  是王傻子。

  他着一身破旧的衣裳,好些地方都是窟窿,明明天气也还算温和,却裹了一层又一层的,过冬似的。头发乱蓬蓬的,倒成了几只苍蝇繁衍的好去处,身上也因常年不洗澡而散发一股恶臭味,这让白笙不禁想到了昨晚。

  昨晚,她睡不着便在院外看着月亮发呆,突然从暗处窜出一个人影来,吓了她一跳,不待她看清那人的模样,就已经嗅到一股难闻的臭味,叫她下意识的后退好几步,离的远远的,这才指着那人,命令他走开。可这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了起来,弄得白笙手足无措,还好白露闻声赶来,告诉她,这人是个脑子不管事的,不用搭理即可。她随白露进屋时,还扭头看了那人好几眼。后来才知道,脑子不管事就是傻子的意思。

  “喂!”白笙随手捡了颗小石子丢到王傻子身上,“出去!你快出去呀!”

  王傻子哪里是说的通的,直接在地上打起滚来,片刻便弄得身上脏上加脏,满是尘土,只是,嘴里却还一直嗡嗡的念着,“饿,饿,饿了,饿了……”

  白笙只得去厨房拿了两个昨天吃剩的馒头,用竹筷插着放光似的就抢了过去,然后从地上爬起,将两个馒头一下子从竹筷上拔出来,丢了筷子,馒头一手一个,左右开咬,边啃边往外跑。

  白笙长舒一口气,总算是把这小祖宗给她赶紧关上门,拴好,只是,隐约还能听见王傻子的疯笑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