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18章:一人一剑

  那道闪光惊骇天际,传到遥远的地方。

  滔天魔气瞬间荡然无存,人们不知道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就从这等威能来看,唯恐红石峡战场上发生了可怕的一幕。

  四大魔门聚集起来,感受到那恐怖的浪骇席卷四方,心神一震,久久说不出话来。

  这等场面,恐怕是拥有凌驾大圆满之力的顶级强者介入了战场。

  因为只有神通才能造成这种灭世级别的破坏力,也需要好几个人类巅峰共同发力才可以将神通的威力发挥出这等威能。

  许久。

  他们已经退到很远的地方了,再往后就到神魔天宫了,当下,魔主、苏凝立即将所有人组织起来。

  盘点一番,神魔天宫十二位宫主,此时就剩下一星宫白辰、二星宫啸神、三星宫黑蛇夫人、四星宫倪琳君、六星宫狂骨、八星宫玄申天者、九星宫午度凌共计七位,有些惨烈。

  邪神教倒还好,还剩下离刃堂堂主离宗恨、归刃堂堂主纵虎归山、尖刃堂堂主忘不悔、风刃堂堂主禹尘封、隐刃堂堂主归无绝、无刃堂堂主陌言、花海棠、墨尘。

  鬼刃堂堂主鬼姿娘娘、血刃堂堂主血无归、黑风煞、贪狼、方胜、陆吨、蛟太子、琪琪、钟春,三大长老,红衣卫数人。

  鬼神门最惨,猛鬼战将全部战死沙场,仅剩鬼上尊王孤寡老人一个。

  “看来苏鹤并未追来。”

  群魔整顿好队伍之后,感知到后方的情况,虽然没能感知到苏鹤的气息,但白辰对他依然心存忌惮。

  同时,人们也明白了,先前所说的门派后方遭受偷袭的消息是假的,那只是魔主与苏凝为了保持士气稳定阵型的战略撤退。

  不过,此番可不能大意,这正盟可是铁了心要决一死战,群魔大败,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

  生怕正盟大军浩浩荡荡杀来。

  当下,魔主发令,命令所有修为低于天武境的人都回到门派里,剩余各大高手做好准备,利用地形的优势,就地埋伏。

  现在群魔退无可退,不成功,便成仁,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可是,看着众高手们严峻的神色,便知道接下来还要面对更为惨烈的战斗。

  或许,这临别一眼过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一时之间,军中的气氛伤感累累。

  那些境界较低的人连忙道“魔主,我们虽然境界底下,但绝不退缩”

  “对啊,要生一起活,要死一起死,我们可不是软弱无能之辈”

  “魔主求求您了即使我们知道留下来没有用但至少”

  群魔众志成城,齐聚一心,有的人不禁流下泪来,坚定道“至少就让我们用身体为你们挡刀子吧”

  “对,用我们的身体,来铺出胜利的道路”

  “我们都做好觉悟了魔主求求您让我们留下来吧”

  魔的意志,并非死亡就会消失,反而会以另一种刚毅的方式存于世间,纵使失败的最后,是被后人痛骂

  但只要尽力了,便无怨无悔。

  正如真魔宗所说,人活着不是为了名扬万利,不是为了天下一统,而是用自己的双手来决定这一生是否值得。

  有的人死了,但他们依然活着。

  本来境界低下就是人们的一大遗憾,若是在最后关头都没能做些什么,却使人更加遗憾了。

  看着他们都不愿意走,魔主勃然大怒,直接一掌拍死一人,喝喊道“给我滚,你们留在这里只是累赘,你们能做些什么难道还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吗现在的牺牲还不够吗你们这些弱者在这场战争中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

  有些被一掌拍死的人倒下了,却没人反抗,也没人逃走。

  天武境之下的人纷纷跪下,哭喊道“魔主要能死在您的手里,也无所谓了,让我们当逃兵,这绝不可能”

  “魔主这天下战乱不堪,是您在中原为我们建立了容身之地,把我们培养起来,虽然我们天资有限只能成长到这地步了,但我们这条命就是神魔天宫的了,反正我们宁可死在您的手里,也绝不当逃兵继续苟延残喘下去”

  “对,不当逃兵”

  “魔主我们不惧生死,就算是死,我们也得为你们做些什么”

  “神魔天宫就是我们的家,如果家都没了,我们混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跟正盟的人拼了吧”

  “魔主求求您了让我们留下来死战到底吧”

  群魔都看在眼里,邪神教的人刚想阻止,却见魔主抬手,却停住了。

  那手在微微颤抖,没有再打出去。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格魅力,每个人都会为了自己心中的执念,往着那个方向义无反顾激流勇进。

  即使疯狂,即使好战,即使杀人不眨眼

  但依然是个堂堂男子汉,有血有泪亦有情。

  白辰看着那些跪在地上的人,就算当时他们面对正盟百万大军都不曾退缩,如今正是关乎存亡之际,他们更加不愿意当逃兵了。

  这个世界,无论好坏,无论对错,只要心有执念,亦是伟大。

  男儿的豪情,铮铮铁骨,战死沙场便是无上的荣耀,这股火焰一旦燃烧起来,将会永世长存。

  所有先驱死了便会让这股火焰烧得更烈,为后人照耀前方的道路。

  那是万众群雄汇聚一心的信仰

  使得他们在座的某些人想起了当年逆天而行的邪神。

  此时,白辰将手放在魔主的肩膀上,缓缓道“这不就是邪神当年的意志吗既然天不容我,我便逆天,今世不让我成仙,来世必定成魔鬼”

  邪神教的信仰便是邪神,而邪神代表着无上的力量,弑神之力,斩仙灭神。

  “嗯”

  在那冰冷的面具之下,人们难以看透此时魔主的神情。

  众人沉默。

  片刻,魔主看着这些人,叹了口气,五味具杂,随即严肃道“你们各尽其职吧。”

  那些人听闻,一抹泪痕,神情逐渐坚毅,纷纷融入大部队里。

  不一会儿,他们便感知到了真魔宗一众正在朝着这边赶来。

  魔主苏凝见状,连忙出面迎接。

  “魔主”

  群魔一扫真魔宗众人,各个遍体鳞伤,好不狼狈。

  真魔宗原先就负责对付正盟最为棘手的四大派,如今还剩下不少高手,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魔主连忙问道“尧总执,战场上的情况怎样了”

  “苏鹤苏鹤他”尧甜儿捂着胸口,努力的平息情绪。

  听闻苏鹤,白辰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苏鹤追上来了吗”

  “没有”尧甜儿深吸一口气,道“苏鹤为我们断后了”

  嗯

  我们没听错吧

  断后

  什么断后

  众人一头雾水。

  黑无常解释道“苏鹤就是我们原先怪人堂堂主”

  “可是”白辰知道苏鹤是怪人堂堂主,但就从他当时对自己出手来看,就跟鬼见愁所说的那样,苏鹤应该是正盟的卧底才对。

  而且,苏鹤可是跟着南宫世家一起降临战场,与正盟共同对抗群魔。

  苏凝细眉一皱,道“我实在搞不懂。”

  “对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头绪有点乱。”纵虎归山不解道“大宫主,你先前不是去真魔宗邀请群魔聚首,被那苏鹤打了回来”

  “后来又看到苏鹤以正盟的立场加入战局,我们见情况不妙便先撤退,现在你们又跟我说苏鹤在为咱们断后”

  白辰大护法感觉这苏鹤做事实在让人匪夷所思,便说道“苏鹤这是双面离间者吧在你们真魔宗潜伏正盟,在正盟那边潜入真魔宗。”

  他们质疑道“这种人,真的值得信任吗”

  黑白护法听闻,见他们对苏鹤抱有疑惑,异口同声道“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真魔宗绝对相信苏鹤”

  “可这说不通啊”离宗恨道“苏鹤不是被你们赶出宗门了吗而且南宫家那边又是什么情况”

  时间紧迫,尧甜儿感觉心有不安,好像什么人快过来了,他刻意将自身气息收敛,但依然能让她感到可怕。

  那隐隐爆发的恐怖生命气场凌驾在座的所有人

  她便简洁道“先前苏鹤潜入南州混入比武招亲,成功打进南宫世家里当了女婿,引正盟参与了天渊之崖战役,立了大功,我们便将苏鹤提升为堂主。”

  她肯定道“苏鹤从小就在西荒长大,是个孤儿,加入真魔宗,绝对没有嫌疑。”

  尧甜儿已经将苏鹤的手机收入袖中,李奈奈也只能听到声音。

  这剧情有些混乱,使得她根本听不懂,难道经历完暴风雨这些家伙还在接着演戏

  不会吧

  怎么看都不像是演戏啊

  而且现在苏鹤也不在场,手机都在女主角身上,没办法问个明白,以至于她非常怀疑,这苏鹤是不是穿越了

  可是,穿越会有手机吗

  白辰不解道“那为什么当时苏鹤会对我们大打出手”

  “因为”虽然难以言齿,但尧甜儿还是说了出来“因为苏鹤在西荒外面办事,你们前来拜访,我想将所有干部召集起来开会,但生怕他不回来,所以我就没把事情说明白。”

  尧甜儿连忙拿出手机给他们看了当时的对话。

  “原来”

  坑啊

  白辰看完聊天记录后,总算是解开心结了,原来是一场误会。

  既然苏鹤是自己人,那么便使得许多人都放下心来,毕竟是个大圆满啊

  邪神教教主苏凝对这东西十分感兴趣,连忙问道“总执,这是什么法宝”

  “这叫掌中宝,是苏鹤送给我的,能在千里之外与人联系,还有其他一些功能”

  突然,尧甜儿只感觉心神一沉,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本来还有数公里的距离,对方却眨眼间赶来。

  莫非是感知被迷惑了

  她连忙望向众人的身后,那人无声无息,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诸位,他来了”

  所有人回头一看,还以为是苏鹤,却见一位蓝衣少年提着一把二尺短剑,朝着他们缓缓走来。

  气宇轩昂,眉清目秀,稚嫩的脸上抹着一层淡淡的杀意。

  “嗯,果然都在这里。”他一人一剑,用目光打量着在座所有顶级高手,微微笑道“大家都聚到一堆,也省得我接下来一个个去找。”

  “风扬万里”

  群魔看到此人,无不露出忌惮的神色。

  八岁豪夺百英大比,九岁成为奕剑山庄第一人,如今突破大圆满之境,内敛近无的生命气场一旦绽放,可碾压全场高手。

  如今群魔看到他追来,唯恐正盟大军就在身后

  魔主高声喊道“所有人,摆好阵势,准备迎战”

  “是”

  众高手立即摆出阵势,本来是打算在此埋伏的,如今被发现了,不如就此一战吧,至少在正盟大部分冲上来之前,先把这小子给杀了。

  而且,身后就是神魔天宫了,他们退无可退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看着群魔纷纷忙碌起来,风扬万里冷笑道“别慌,现在就我一个人而已,对吧尧魔女,作为天下第一灵息,你能感知到方圆十里有生命气息吗”

  他们听闻,下意识全都望向尧甜儿。

  “对。”尧甜儿微微点头,但神色严峻道“四周无人。”

  嗯

  “真的就他一个人”鬼姿娘娘愕然道“就这孩子敢一个人追来”

  “嗯。”

  “诸位,千万别小瞧他了。”苏凝提醒道“他的名字,可不是传出来的。”

  人的名,树的影。

  风扬万里,人如其名,实打实的绝世天才,顶级强者。

  一人一剑站在众人面前,宛如一座大山,死死的挡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大圆满给人的那种感觉,就是不可逾越的天鸿,无形之中威压便让全场窒息,人类的巅峰之境,可比天地。

  当风扬万里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所有人都明白了,这意味着邪神教当年横空出世的天下第一弓修战死应龙湖

  在邪神教里,作为人口第一大堂口的离刃堂与最强堂口血刃堂本身是有些矛盾,有些争执,但也只是在修炼与竞争方面。

  反而两个堂口里的人因为常年竞争而产生了牢固的羁绊。

  得知天凌战死的消息,邪神教第一剑修血刃堂方胜站了出来,双眼不离风扬万里,一字一句道“我想确认一件事情。”

  风扬万里见对方战意隐隐绽放,冷笑道“你说。”

  “天凌真的是死在你手里”

  风扬万里缓缓拔剑,二尺红尘,寒光绽放,反问道“你觉得我出现在这里,还不够肯定吗”

  “好”方胜深吸一口气,眼神逐渐冰凌,提剑走了上去。

  风扬万里也迎面走去,缓缓道“你就是那个能与枫哥打得不分上下的邪神教用剑好手对吧”

  看着方胜外貌普通,衣着朴实,根本不像是邪魔之辈,手持的剑,也不见得是什么好剑,就那么一个平庸无奇的人,要说能与张凯峰打成平手,别人还真不怎么相信。

  但是。

  邪神教乃是三大魔门后起之秀最多的门派,虽然因为天地浩劫而落没了不少,但依然诞生许多绝世天才。

  天下第一弓修天凌只是其中之一,归刃堂战天狂魔北冥晟睿也是其中之一,最为恐怖的家伙,其实都在血刃堂。

  所以,现在面对方胜,风扬万里一开始便拔出剑来,不敢掉以轻心。

  既然自己孤身一人深入敌阵,无论对手是谁,自己都不能出现失误。

  这场胜利的曙光,将会在我一人手中闪耀光辉,照耀整个正盟

  世间两大顶级剑修的战斗,随着双方眼神对视片刻,火花并裂,一触即发

  方胜杀意已决,寒光一闪,第一剑便直取风扬万里向上人头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也希望大家能订阅一下,毕竟盗版错别字太多了,我工作比较忙,有时候大多数写完上传以后才会对文进行一些细节修改,让你们观看体验好一点,而盗版的话看得贼难受吧,有能力的话支持一下正版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